处理悉尼家庭暴力律师事务所

处理悉尼家庭暴力律师事务所

处理悉尼家庭暴力律师事务所讲汉语的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

 

处理家庭暴力与法律复杂问题需要专家意见

 

处理悉尼家庭暴力律师事务所 – 2018年7月5日, 悉尼北郊的一位68岁的金融策划者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在他自杀之前,悲惨地枪杀了他自己十几岁的两个孩子:杰克(15岁)和詹妮弗(13岁)。爱德华兹曾与他的被赋予对两个孩子的唯一监护权的前伴侣一直就监护权进行斗争。

家庭和家庭暴力涉及到对每个涉及的人都有破坏性影响的罪行。

2017年至2018年一年间,在悉尼内西区发生402次家庭暴力事件。在悉尼市区发生1002起家庭暴力事件。在 Strathfield, 同年发生了136家庭暴力事件:(新南威尔士州犯罪统计和研究局)。

一个人对其他人,无论其是陌生人、朋友或家人,采取任何程度的暴力或反社会行动, 这个人都有违犯法律和刑事诉讼的风险。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人采取暴力行动, 他们可能被指控犯有1900年刑法和(家庭和个人暴力)刑法中的很多罪行。这些法律规定的罪行非常严重, 如果被指控并被裁定犯有暴力行为的罪行,法院可能实行一系列处罚,包括全时监禁。

在涉及家庭暴力的情况下,家庭法法案也非常重要。在家庭法法案中,将家庭暴力定义为,强迫或控制其家庭成员或使家庭成员感到恐惧的一个人实施的暴力、威胁或其他行为。该法案还提供了可能构成家庭暴力的具体罪行清单, 其包括(但不限于)下列罪行:

  • ·侵犯人身(殴打);
  • ·性攻击(性侵犯)或其他性虐待行为;
  • ·跟踪;
  • ·反复诽谤性辱骂;
  • ·故意损坏或毁坏财产;
  • ·故意造成动物死亡或伤害;
  • ·不合理地否认家庭成员的财政自主权,不然该家庭成员将拥有这种财政自主权,或
  • ·在家庭成员完全或主要依赖于提供财政支助人的时候,不合理地扣留满足家庭成员或  他们的孩子合理生活费所需的财政支持。

处理悉尼家庭暴力律师事务所

2007年家庭和个人暴力法刑法也专门用于处理家庭暴力。该法中将“家庭暴力罪行”定义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与犯罪者拥有或已经拥有家庭关系的人犯下的个人暴力罪行”。在该法4节中还规定了其他家庭暴力罪行,其中包括普通企图伤害罪、性攻击和绑架罪。该法还创造了“意图造成对身体或精神伤害的恐惧的跟踪或恐吓(胁迫)”和“违反反暴力禁令”的罪行。

跟踪或恐吓(胁迫)包括通过使一个人担心其安全的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和其他技术援助手段接近一个人。它还包括任何导致对一个人或对与其有家庭关系的人伤害的合理担忧或对任何人或财产实施暴力或损害的合理担忧。这部分罪行与殴打罪行相似,因为罪行的要点是罪犯所造成的恐惧。

如果一个人被判犯有(家庭和个人暴力)刑法规定的家庭暴力罪,这将被记录在他们的犯罪记录中,这个记录可使警察和法院能够确认家庭暴力罪犯。如果警察被召集到某一事件, 在审理 反暴力禁令事项和对罪犯进行刑事诉讼时, 可能会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一个人因有关罪行而被法庭判刑,这一点也会予以考虑。如果一个人有家庭暴力的历史, 这可能加重或增加他们后来被指控的罪行。

只是因为一个人与被控告人有关, 并不能减低罪行的严重性。根据1900年刑法第61AA条规定,在某些情况下, 由于对儿童实施身体暴力而已经对那个人提起刑事诉讼,父母或为相当于儿童父母的人可能提出合法纠正处罚的答辩(辩护)。对家庭成员的暴力行为也可能增加犯罪的严重性。

合法纠正是在父母或相当于父母的人使用身体暴力惩罚儿童并且暴力是合理的注意到儿童的年龄、健康、成熟期或其他特点以及被指控不正当举止的性质或其他情况的情况下可提出的一种抗辩。如果不能被合理认为是微不足道的暴力被施加在儿童的头部或脖子的任何部位,或以引起其持续时间长于短期的伤害的方式施加,对其提起刑事诉讼的这个人就不能依赖合法纠正的辩护。但是,这种辩护只能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才能得到依靠。

在被控告犯有任何刑事罪行时, 获得专家法律意见是非常必要的。

导致家庭成员害怕暴力, 或对家庭成员犯有实际暴力罪行可能构成严重的刑事犯罪并得到严重的惩罚。要了解更多信息, 请与George Sten & Co 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George Sten & Co Criminal Lawyers)联系。我们在各种家庭暴力问题上有数十年的经验。我们每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在,可通过下列电话与我们联系:在营业时间内:029261 8640,与营业时间以外:0410 326 103。也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与我们联系:georgesten@criminal-lawyer.com.au